永不消逝的笑意——懷念老友彭匈--廣西新聞網文化頻道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頻道要聞

永不消逝的笑意——懷念老友彭匈

瀏覽次數: 日期:2019年02月26日 11:30

心香一瓣

潘大林

人生就像拼圖,朋友的增加,會為你的拼圖增添一片顏色;朋友的離去,又會讓你的拼圖塌陷一塊。

2月23日晚上,看到李元君的微信,說彭匈先生遽然離世了,我不禁大吃一驚,怎么也不能相信這是真的。后來通過多方面的了解,又看了廣西新聞頻道發出的微信,證實了這個消息,不禁悲從中來。古人有物傷其類的說法,彭匈是廣西文學界的著名作家和文化學者,是我等寫作者的良師益友,于我而言,更是交往了近40年的老友,對于他的離去,怎能不悲從中來呢?

大概是1980年的秋季,《廣西文學》組織各地一批青年作者到北海采風,我認識了彭匈先生。那時候,他還是恭城縣委的宣傳部長,正是意氣風發、揮斥方遒的年紀。同行的還有寫小說的蔣錫元、寫戲曲的王志梧、寫詩的向群等,其中有不少人后來都成了廣西文藝界一時舉足輕重的人物。其時,他們大多比我年長數歲,也都結了婚,我還未結婚,便一直是他們調笑的對象,雖然夾葷帶腥,我也不以為意,只當作大哥們的好意和關心。

彭匈的語言幽默風趣,妙語連珠,一句話背后,不是連著一個典故,就是連著一個笑話,說出來就會令大家笑上大半天,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實他就是個以微笑待人之人,即使心里有多少不平之事,他都會化作微笑,濃濃地寫在臉上。

自那之后我們便成了朋友,即使天各一方,也會默默地關注著彼此的消息。不久,他調到漓江出版社當了領導。當時全國的小說界正風聲水起,散文界則頗有點萬馬齊喑的味道。彭匈在他的任期中,推出了兩本好書,一本是賈平凹的散文集,一本是汪曾祺的散文集,厚厚的兩大本,給了全國散文界不小的震動和驚喜。此二人的散文,成了當時中國散文界的兩座高峰,并且一直影響到現在,跟漓江出版社及時的肯定和宣傳,不無關系。后來和彭匈見面,他不無自豪地說,如果漓江出版社還能被當代文學界記起的話,肯定與這兩本書有關。

20世紀90年代初,出版社要給我編選一本短篇小說自選集,我一時既高興又慚愧,覺得自己發表的作品既不多,水平又不高,但如此免費出書的機會又十分難得。當時正風行通俗文學,滿大街都是武打偵破類東西,純文學類作品則被冷落一邊,許多刊物發行量急劇下跌,到了難以維持的地步,一般的書印數更只有一兩千冊,遠遠比不得1980年代動轍數萬數十萬冊的盛況。一次開會時,見到彭匈,與他談了自己的躊躇,他哈哈一笑,說想那么多干什么?能出就先出,弄不好就是你的墓磚了啊!經他這么一點,我馬上行動,編好了書稿。

彭匈思維縝密,又才情橫溢,像一個善于弈棋之人,你能看到一步棋之后的兩三步,他卻能看到十步八步之后,如此智慧而練達之人,人生的風光與順遂,就是不難想象的了。退休之后,他被聘為自治區人民政府參事,是自治區領導的座上賓,到處講學傳經,大談廣西的歷史文化。這得益于他深厚的學養、敏捷的思維、豐富的知識和生動的語言。聽過他的課的人,沒有不豎起大拇指叫好的。他的書法也別具一格,很有韻味,雖非書協會員,卻遠勝一些書協中人。他送給我的書的題簽,既秀麗又靈動,看其字,就宛如見到他這個笑瞇瞇的學富五車的長者。

那年,我們一起到北京參加中國作家協會代表大會,他手里拿著個玻璃瓶子,其中有些黑糊糊的東西,每天都定時拿個湯匙,掏出一匙放進口里,有滋有味地咀嚼起來。初問他是何好東西,他笑而不答。再問,曰壯陽神品。細究之下,才公布原方,原來是炒過的黑芝麻,佐以蜜糖吃下去,說長期服用,必有神效。多年之后我見到他,問還服黑芝麻么?他笑著反問,好東西,焉能不服?這話令我深信:能如此自我調養之人,毫無疑問是可遐壽百齡的。

轉瞬之間,如今這位機智而溫厚的長者,已是長久地存活在他的作品之中了,連同他那充滿睿智的笑意。

黃玲娜

廣西新聞網-廣西日報

  • 上一篇:
  • 下一篇:

+更多焦點圖片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