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揮網絡亞文化對青少年價值觀培育的積極作用--廣西新聞網文化頻道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頻道要聞

發揮網絡亞文化對青少年價值觀培育的積極作用

瀏覽次數: 日期:2019年02月26日 11:30

鄧國峰 張 瑞

網絡亞文化是當前社會日益多元、人們彰顯個性的一種生動表現,尤其在新型網絡平臺不斷出現,大數據技術和融媒體深入發展的背景下,形形色色網絡亞文化更是層出不窮,對部分青少年的價值觀形成有著重要影響,其價值內涵和話語方式成為豐富主流文化的重要素材。但如何去偽存真,批判借鑒,發揮其對青少年價值觀培育的積極引領作用,是當前的一個重要課題。

一、認識網絡亞文化對青少年價值觀培育的重要影響

亞文化又稱集體文化或副文化,指與主流文化相對應的那些非主流的、局部的文化現象。而網絡亞文化是指依托于網絡傳播的,屬于某個集體所特有的觀念和生活方式。網絡亞文化有屬于自己的獨特的價值傾向與觀念,特定的網絡語言往往是其代表和載體。此外,如電競文化、街頭文化、二次元文化、超級英雄文化等等,更是進一步在同一話語體系下形成了特定受眾的聚集。盡管存在著良莠不齊的情況,但網絡亞文化不是“膚淺”“低俗”的代名詞,其獨特的審美觀、價值觀通過新媒體平臺的傳播形成熱點,盡管其受眾較少,但其受眾群體的投入和迷戀程度卻遠高于一般情況,具有很強的滲透力和影響力,對青少年的價值觀塑造產生著深層次的影響。

二、重視網絡亞文化在新媒體平臺的快速傳播態勢

網絡的快速發展為各種亞文化的誕生和傳播提供了技術條件和新的土壤。近年來,微博、微信、知乎、B站、instagram等不斷涌現的新媒體平臺更是成為先鋒。繼QQ、微信之后,抖音等短視頻平臺作用巨大,下載量巨增。據統計,抖音目前18到24歲用戶占比已超40%。其采用“大數據加權”的信息篩選方式,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造就一個個網絡熱點現象或者網紅,而這些,又恰恰形成風潮,影響帶動著平臺上的青少年用戶。他們一方面是傳播的受眾,一方面又是傳播的主體,并在這種互動中,借助平臺提供的“圈子”功能,產生聚類行為,形成特殊的“圈子”文化。其中,一部分隨著新的網絡熱點的產生而淡化消亡,另外一部分卻進一步凝聚發展,產生具有高度黏附力的網絡亞文化圈。而在當前網絡媒體和傳統紙媒、電視高度融合的大環境下,網絡亞文化更加容易從線上到線下,引發社會關注。

三、把握網絡亞文化對青少年價值觀培育的機遇

網絡亞文化盡管比較小眾,卻有著較高的曝光度和吸引眼球的能力,且在商業性活動的推動下經常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點。其本身良莠不齊,糟粕與精華并存,關鍵看如何進行把控和引導。某種程度上,網絡亞文化豐富了主流文化傳播載體傳播模式,搭建了主流價值觀和青少年之間的有效溝通途徑,并借助其特有的話語方式,讓主流文化和價值觀可以和青少年“親密”融合,產生積極的促進和引導作用。如網絡游戲文化向來被認為是有負面作用的非主流的亞文化,但去年在韓國進行的2018年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中,中國名為“IG”的一個團隊勇奪冠軍,創造了中國電競新歷史,有將近6000萬人在B站觀看了這場焦點之戰。比賽結束后,國內反響盛況出乎預料。而讓大家想不到的是,央視等官方主流權威媒體也第一時間報道了這個喜訊,轉發人數6.1萬,點贊33萬,評論1.9萬條。中央和國家機關工作委員會重要黨刊紫光閣也發消息祝賀IG奪冠,廣大游戲粉絲大為自豪,當初被認為毀人心智的網絡游戲以一種積極的正能量方式融入了主流價值觀。這不僅是一場亞文化的勝利,更是當前黨和國家能善用網絡、活用網絡的一個鮮活案例。此外,外交部發言人“確認過眼神”等網絡用語引發網友好感,以一種幽默的傳播方式激發了青少年的興趣,央媒和中國空軍等也在抖音用熱門短視頻模式進行宣傳。這些網絡亞文化話語方式的應用,大大提升了主流文化和價值觀在青少年中的影響力和吸引力。

四、應對網絡亞文化對青少年價值觀培育的挑戰

我們也應看到,網絡亞文化對當前青少年正確價值觀的形成帶來了巨大的挑戰。比如片斷化的短視頻,往往是一種偶發式、有某種即興性的表演記錄,但部分經過商業性專業包裝團隊的輿論引導,形成的一些亞文化“熱點”或“潮流”,讓人們在休閑減壓的同時,卻也會產生負面甚至錯誤的價值導向。一些自媒體僅為了獲得點贊而發布虛假視頻和言論。當下熱門的短視頻平臺的主力軍雖大多是價值觀尚未發育成熟的青少年,卻因炫富、罵臟話、虐待動物、無底線惡搞、宣揚早戀等成了網紅。此外,隨著選秀節目的不斷出新,各大網紅曬包、曬表、曬國外旅游以及明星們的收入等,使得微博熱搜長期被明星和網紅占據頭榜。去年某地的一項調查顯示,“我的理想是成為網紅”的價值觀盛行于青少年中。而據有關數據表明,我國每年大約有15萬未成年人因違法犯罪而被公安機關查處,其中3萬余人被判為少年犯。從許多少年犯的自供材料來看,受消極網絡亞文化影響并導致犯罪的情況令人觸目驚心。網絡亞文化盡管受眾范圍小,但是其目標精準,影響深入,容易對價值觀塑造尚未穩定的青少年產生誤導和沖擊。

五、構建和諧共生積極向上的網絡文化環境

國內外學術界對亞文化的研究曾一度趨向成熟。然而,初期對城市邊緣人群的研究聚焦,如今已經更多遷移到網絡群體。20世紀媒介理論家麥克盧漢曾預言,進入電子文明后人類將重新部落化,而當前各種因為志趣愛好凝聚在一起的“網絡部落”,以網絡亞文化為紐帶,構建起了一個個生態系統和話語體系。不同于早期提出亞文化概念的大衛·雷斯曼所說的“亞文化有一種顛覆精神”,如今的網絡亞文化已經逐步和主流文化從對抗發展到對話,甚至其很多元素和話語方式被主流文化吸收融合以至于重構,兩者之間的界限已經模糊。為此,首先,我們應該認識到網絡亞文化存在的合理性。互聯網讓每個人成為主角,審美的多元化和個性的多元化被最大程度的展現和闡釋,卻又和每個青少年成長和發展的現實密切相連,每一種網絡亞文化無論多么標新立異,其背后都是一批有著共同意趣共同心理訴求的青少年,他們希望通過這種共同符號得以融入社會。因而,我們應該尊重在不違反法律和社會道德前提下衍生及發展的文化,這是社會多元化發展的必然趨勢。其次,要高度警惕極端商業化對網絡亞文化的把控和異化。有學者認為,今天我們面對的最大挑戰,不是亞文化,也不是地下文化,而是這些文化在互聯網的推動之下,資本和技術要把這些文化主流化。對于互聯網經濟來說,點擊率就是金錢,熱點就是財富,大數據技術的發展使得一些大型網絡平臺的熱點產生機制,已經由之前的水軍炒作,到現在精準加權強推,大大加快了“網紅”和各種網絡熱點的產生速度,而忽視了其潛在的不良價值傾向對青少年的影響。對此,國家應在倡導互聯網企業的“文化責任”之基礎上加強監控和管理。第三,主流價值觀和主流文化應該有足夠的氣魄和包容性,能在堅持底線的同時,主動關注各種網絡亞文化,積極借助其靈活多變接地氣的話語方式,真正尊重、了解、對話網絡亞文化背后的現實的人,從而殊途同歸,讓這些青少年以多元化的方式健康成長,讓網絡亞文化的活力成為其正能量成長的動力,最終構建一個共享共生繁榮富強共同發展的網絡文化環境。

(作者單位:桂林電子科技大學廣西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基地)

 

黃玲娜

廣西新聞網-廣西日報

  • 上一篇:
  • 下一篇:

+更多焦點圖片

黑帽SEO